为您推荐

从加纳难民营到拜仁:阿方索-戴维斯一飞冲天的幕后故事

作者:转载发布时间:2018-11-23 14:19:50分类:西甲联赛    浏览量:4次
旺财体育讯:
此前,英国媒体《卫报》在一篇文章中讲述了17岁加拿大国脚、拜仁慕尼黑新签约球员阿方索-戴维斯的成长故事。就在今天,这位小将已抵达慕尼黑并完成了体检,他将翻开自己足球生涯新的一页。
西甲
几个月前,几十名穿着深色西装的白发老人聚集在莫斯科国际会展中心,参加了持续时间长达5小时的国际足联大会。在大会上,2026年世界杯举办权的两个申办方各拥有15分钟的陈述机会,力争获得投票者们的支持。
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申办代表团首先进行陈述,他们的“开局策略”是让一名身穿鲜红色运动上衣的年轻男人自信地走到麦克风前,讲述自己的故事。那名男子告诉现场听众,他的父母逃离了处于内乱之中的利比里亚,而他在一个加纳难民营出生。
“生活太艰难了。”他继续说道,“但在我5岁那年,一个叫做加拿大的国家欢迎我们进入。”他成熟而又沉着,虽然发言时间不到1分钟,但他的话语显然有影响力。
他就是阿方索-戴维斯,温哥华白浪队的年轻球员,并以创美国大联盟球员转出身价纪录的费用与拜仁慕尼黑签约。2016年7月份,年仅15岁的戴维斯完成了在温哥华白浪一线队的首秀,而他的成长故事就像一个现代童话。维多利亚和迪比耶-戴维斯(注:阿方索-戴维斯的父母)曾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居住,此前已经经历了一次内战,所以当暴力流血事件再次爆发时,他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拿起枪保护自己,要么逃离。
“你不得不四处漂泊,跨过尸体才能找到食物。”多年以后,维多利亚回忆说,“所以最好的做法是离开这个国家。”他们在距离加纳首都阿克拉以西一小时车程的布杜布拉姆难民营待了几年——2000年,阿方索-戴维斯在那里出生。虽然条件比蒙罗维亚稍好,但为戴维斯提供足够的食物和水仍然困难,而这也让他们感到焦虑。
“难民的生活就像被放进一个集装箱里关了起来。”维多利亚说,“你没有办法出去。你不能去距离难民营太远的地方,因为可能会遭遇任何事情。”戴维斯的父母申请移民加拿大,并于2006年到达了加拿大安大略省城市温莎。不过次年他们又搬去阿尔伯塔省城市埃德蒙顿,在那里定居,开始了新的生活。
“当我回首往事——住在难民营,没有食物和衣服——再看看我们现在的生活。阿方索拥有他所需要的一切,我为他感到自豪。”
西甲
戴维斯与拜仁慕尼黑的签约吸引了加拿大媒体的广泛报道,而在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这也被视为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转折时刻。这次不再是某个进入职业生涯末期的球星来到美职联踢球,而是美职联俱乐部培养的年轻球员以一笔巨额转会费与欧洲豪门签约。(拜仁还承诺将为戴维斯提供在一线队的机会。)
戴维斯显然受益于加拿大国内足球架构在过去十年间的大幅增长:目前加拿大拥有三家美职联俱乐部,并且他们都有自己的青训学院。加拿大计划在明年春季组建国内联赛,年轻的加拿大球员有清晰的上升渠道。然而在过去,加拿大年轻球员的成长曾面临许多困难。
在拜仁宣布签约戴维斯后,人们很容易联想到欧文-哈格里夫斯,后者在卡尔加里出生和长大,于1997年(年仅16岁)加入拜仁青训营。但哈格里夫斯之所以有机会加入拜仁,是因为一位叫托马斯-尼恩多夫(Thomas Niendorf)的德国教练在拜仁俱乐部有联系人,帮他安排了一次试训。在当时,加拿大国内没有能够培养这名中场球员才能的先进训练营,甚至没有哪怕一家他可以加入的职业球队。
“我们(加拿大)没有设施,也没有教练。”哈格里夫斯在效力拜仁期间曾感叹。哈格里夫斯后来选择了加入英格兰国家队,并于2001年完成了在三狮成年队的首秀。时至今日,许多加拿大球迷仍然对这件事难以释怀。
西甲
伯恩茅斯球员贝戈维奇的成长经历与戴维斯有许多相似之处。贝戈维奇出生于波斯尼亚,在贝戈维奇4岁那年,他的家庭在战乱之下逃离祖国,先是在德国找到一个难民营,后来又于1999年搬到了埃德蒙德。与哈格里夫斯的情况相仿,贝戈维奇无法在加拿大踢职业足球,所以在青少年时期与朴茨茅斯签约。虽然贝戈维奇曾代表加拿大U20国家队,参加了2007年的U20世界杯,却始终得不到在成年国家队比赛的机会,最终他选择接受出生国的征召,于2009年底完成在波黑国家队的首秀。
“我不太看好加拿大足球的未来。”贝戈维奇在2014年曾说,“我不确信管理者们是否都是合适的人选,人们总是说一些正确的话,却从未落到实处。话虽说得好,但没有行动。”
与哈格里夫斯和贝戈维奇相比,阿方索-戴维斯的经历大不一样。
戴维斯在2015年加入温哥华白浪,而到目前为止,他已经代表加拿大国家队参加了几场比赛。但有个问题是:戴维斯的成长故事是否真的反映了加拿大足球在转变,亦或仅仅是个特例?
一个难民成为足球超级巨星的故事确实励志,很好地反映了加拿大的现代、自由和宽容,但这能否说明加拿大的草根足球战略有了坚实基础?从某种意义上讲,作为一个移民孩子,戴维斯在埃德蒙德的成长需要归功于当地人的友善——他们被戴维斯与生俱来的天赋所打动,希望帮助他实现梦想。
蒂姆-亚当(Tim Adams)曾经是埃德蒙德当地的一名记者,他创办了致力于帮助被边缘化儿童(包括童年时的戴维斯)的Free Footie项目,为他们提供机会参与有组织的体育运动。“这个事例表明了对一个孩子来说,如果一切顺利,可能会发生些什么。”亚当说。
西甲
“但挑战在于我们需要为1万个孩子创造合适的条件,并且不仅仅局限于足球领域,还包括在生活中帮助他们。除了他的足球天分、聪明和沉着之外,在阿方索赢得成功的背后,社区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哪些人团结在一起,帮助他追逐梦想?这些做法能否在加拿大的每座城市得到推广?因为我百分之百地确信,如果加拿大的每座城市都有一个Free Footie,那么都有可能培养出一个阿方索-戴维斯。而我们的男足和女足国家队也将由像他那样的球员组成。”
亚当向马尔科-博西奥(Marco Bossio)推荐戴维斯,后者是圣尼古拉斯天主教学校的一位教师兼足球学院主管。“这是一个非营利性的机构,我们希望延续Free Footie的精神,确保这些运动员有地方可以踢球。”博西奥说道。
“他们往往迷恋足球,从中享受乐趣,忘记生活中某些不愉快的事情。阿方索和他的家人经历了太多苦难,我能想象……阿方索的父母经常熬夜工作,所以他不得不照顾弟弟妹妹,他既要上学、踢球又要照顾家人,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在圣尼古拉斯天主教学校念书三年后,博西奥开始骚扰温哥华白浪。“我打电话给他们,吊他们的胃口。”博西奥回忆说,“他们邀请阿方索参加试训,看到了之前我所看到的一切。”
但戴维斯是属于凤毛麟角的人才。戴维斯的成功故事振奋人心,但由于种种原因,在加拿大各地,仍有许多充满才华的年轻移民儿童没有得到重视。如果得不到任何支持,当地志愿者和教练不太可能继续伸出援手,说服他们坚持踢球。
“有个孩子住在马路对面的一处经济适用房里。”亚当说,“他是从阿富汗来到埃德蒙德的难民,我会带他去踢球。二对二,我和10岁的他搭档,更两个成年人踢比赛。他太棒了,所以我带他去俱乐部试训。俱乐部让他站在禁区边缘,将皮球从顶角射入球门,但他还是个小孩,没有做到,所以就被拒绝了。后来他走了,完全离开了足球……我确信他本有机会成为一名球星。我知道在加拿大各地,像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我们是个包容的国家:‘来这儿吧,我们会给你机会。’现在是时候让这些孩子走出阴影,站到聚光灯下了。我们应当给他们机会。”
博西奥也有同感,他觉得有戴维斯的故事作为例子,加拿大的足球管理机构应当为地方的举措提供支持和投资,确保更多优秀人才不被错过。
“我认为我们也许忽视了很多事情。”他说,“许多运动员都在快速进步,阿方索并不是我们带到温哥华白浪试训并且成功签约的唯一一名球员。我希望加拿大足协能够留意,为那些他们也许从未听说过的小型青训学院提供认可和支持。如果他们能够提供资金等方面的协助,我认为加拿大足球将会取得长足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