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推荐

运动神经元病为什么招致达比服役?霍金的医教事业没有否复造

作者:转载发布时间:2018-10-11 14:56:18分类:西甲联赛    浏览量:7次
旺财体育讯:
9月18日,年仅29岁的博尔顿后卫史蒂芬-达比突然宣布退役的消息受到媒体的广泛报道,“我怀着非常悲伤的心情宣布,因为我被诊断出患有运动神经元病,我将退出职业足球界。我现在想要多一些隐私的空间来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战斗,这些时光我要和最亲密的人们度过。”博尔顿的教练组和球员都通过了博尔顿官网为史蒂芬-达比加油打气;史蒂芬-达比的青训时光在利物浦度过,利物浦在得知这一消息第一时间也在社交媒体表示:在这一时刻,俱乐部所有人与斯蒂芬和他的家人在一起。
西甲
早在2008年,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就刊登了一篇题为《足球运动员成为致命疾病的受害者》的文章,文章讲述了数十个足球员动员患上一种病导致瘫痪最终离世——这种病正是运动神经元病。运动神经元病是一种怎样的病,它为什么对人体的杀伤力如此之大?
【与癌症并列“五大绝症”,“就像蜡烛在融化神经”】
“运动神经元病”是一个大多数人都没听过的词汇,但“艾滋病”、“癌症”、“败血症”和“类风湿”大家听闻的频率显然更高;运动神经元病究竟有多可怕?它与上述四种毁灭性的病在世界范围内被称作“五大绝症”。
顾名思义,“运动神经元病”的病体显然是“运动神经元”。想要了解“运动神经元病”,让我们首先来了解一下健康的“运动神经元”在我们身体当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通俗的将,“运动神经元”是大脑和肌肉之间的一个传话员。大脑想要抬腿、张嘴、挠痒痒会发出一个指令,这个指令就由“运动神经元”以几乎无法计算的速度传递给肌肉。不同的肌肉由不同的“运动神将元”支配,一单个运动神经元支配的一群肌纤维称为一个肌肉单位。
西甲
“运动神经元”存在于我们的大脑和脊髓当中,“运动神经元病”最极端的情况就是,“运动神经元”全部“病死”——人类想动一动脚趾头、张嘴吃饭、拍打蚊子,也许大脑可以发出指令,但没有一个幸存的传话员能够支配它所负责的肌肉。
运动神经元在医学上有着严格、科学的分类;运动神经元病表现出的症状乃至类别的不同,根本原因正是“患病”的运动神经元不同。运动神经元可以划分为上运动神经元和下运动神经元。前者主要位于大脑皮质体运动区并下行至脑干和脊髓中,后者位于脑干或者脊髓中并直接支配肌肉。通常,上运动神经元传输信号到下运动神经元,引导他们进行运动。下运动神经元然后通知肌肉,控制正常的肢体运动。
我们日常想要张口喝水、挠痒痒、洗衣、做饭,都必须保持大脑-上运动神经元-下运动神经元-具体肌肉整个通路的“畅通”,当整条路径某一个点“堵车”或者“路面整修”时,那就会影响人体的肌肉收缩和运动能力。换句话说,这就是运动神经元病!
西甲
上运动神经元的疾病会导致肌肉僵硬(是真的几乎木头一样的僵硬)、肌无力和过分腱反射,比如膝跳反射。但如果下运动神经元主要受到影响,肌肉就无法受到神经支配。肌肉无法受到神经支配会产生什么后果?你能想象一个人像僵尸一样一块肌肉都不动的呆一天吗?十天呢,一个月一年呢?一个针尖那么大的运动都没有,连寒颤都不会打——长时间下来,你的肌肉会逐渐无力、萎缩,而且会产生病理性的抽搐。当肌肉长达一年时间没有收到一条指令,就像士兵长达十年没有受到战斗命令一样——它早就忘了怎么打仗了,肌肉早就失去了基本的条件反射功能。
当然,最可怕的是上运动神经元和下运动神经元同时“生病罢工”,那样的话二者的症状都会叠加在患者身上,并且患者身体出现其他并发症的概率还会更大。
如前文所述,运动神经元病的分类根据就是患者生病的运动神经元不同,现代医学目前主要把运动神经元病分为一下四种:1、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2、进行性肌肉萎缩(PMA);3、进行性延髓麻痹(PBP);4原发性侧索硬化(PLS)。其中PMA和PBP通常都会最终进展为ALS。运动神经元病是否为单一病因、表型不同的疾病尚不完全清楚,但ALS肯定是其中最为常见和最易识别的表型。故在对该病的各种研究中也多以ALS代表运动神经元病这一组疾病。ALS上运动神经元和下运动神经元都受到了影响,其他类型的MND可能只影响其中某一个,并且每种情形都有稍微不同的症状。
西甲
“运动神经元病“名字不如“癌症”、“败血症”等“响亮”,但它的致命性比其他四大绝症丝毫不弱。大多数人发病期才前往医院经过复杂的检查确诊,但到了发病期之后一般只能存活2-5年。只有20%的病人会活到5年,10%的活到10年,5%的活到20年以上。
运动神经元病目前尚为不治之症,所以它的病因目前也尚无定论。但国内外的主流科学家认为运动神经元病的病因可能出自以下几种情况:1、遗传因素:这个不难理解,由于运动神经元存在于人的骨髓和脑干当中,所以DNA序列当中自然会得到先辈的遗传。随着身体发育变化人体的DNA序列产生生理性裂变,潜在的运动神经元病可能就会发病;2、生活方式和工作环境致病:一项研究表明吸烟者被诊断为MND的可能性增加了42%,曾吸烟者的风险增加了44%;各种职业也被发现与MND风险有关,包括电气从业者、农民、油漆工以及军人。其他在工作中接触电磁场、特定化学物、农药和重金属——比如铅、锰、铁和硒的人,也有一定的风险。
西甲
运动神经元病的发病过程分为五个时期,每个时期有着症状不同的表现。首先是症状开始期,这是发病的第一个阶段,这个阶段的表现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手脚不听使唤”。右手偶尔突然拿不起筷子或者夹菜不灵活,腿脚有的时候不听指挥。大多数人会把它归咎于疲劳过度,根本不会引起重视。第二个阶段叫工作困难期,这个阶段手脚开始乏力,肌肉甚至开始萎缩,但基本生活尚能自理,只是工作效率因为“手脚不便”大打折扣;第三个阶段是日常生活困难期,这时候病程已经进入中期,手脚丧失基本活动能力,生活无法自理,说话开始吐字不清。第四个阶段和第五个阶段分别是吞咽困难期和呼吸困难期,症状不忍描述大家自行想象。
美国社会心理学教授莫里•施瓦茨也是运动神经元病的患者,他在自己的遗作《最后的课程》当中如此描写患病的主观感受:“如同一支点燃的蜡烛,它不断熔化你的神经,使你的躯体变成一堆蜡……你清醒的神智被禁锢在这个软壳内。”施瓦茨在1994年罹患MND,一年后与世长辞。
【霍金创造运动神经元病生命奇迹,“冰桶挑战”用爱为“渐冻症”解冻】
不幸的是,这种至今没有查明病因的不治之症很早之前就与体育、与足球发生了关联。在美国,运动神经元病中最为常见也最易识别的一种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甚至直接是用一个棒球传奇明星的名字命名的。
西甲
1903年6月出生卢·格里克是美国上世纪红遍半边天的棒球手,他在出任纽约杨基队一垒手期间创造的多项比赛纪录至今无人企及。天赋异禀的卢·格里克一直在用自己的努力征服棒球铁粉的心,一直在改写美国棒球的历史。但从30岁那一年开始,卢·格里克突然患上了一种怪病——根本毫无缘由,卢·格里克的腿部力量开始衰退,有的时候这名当时的“大腕儿”甚至突然在赛场之上摔跟斗。不幸中的万幸,卢·格里克的职业生涯并没有立马中断,这位传奇明星又在赛场上坚持了8年。卢·格里克把自己的身体状况告诉妻子,他妻子当时认为他可能得了脑瘤。
1939年6月9日,卢·格里克在医院被确诊为“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LS)”;仅仅确诊三年之后,卢·格里克就离开了人世。由于他是首位死于该病的运动员,因此以他的名字命名了“卢·格里克病”。在美国,现在“卢·格里克病”在公共媒体被提及的频率远远超过了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
西甲
职业足球的世界同样未能摆脱这种不治之症的魔爪,曾效力于AC米兰、佛罗伦萨和佩斯卡拉等球队的意大利明星前锋博戈诺沃在2005年被诊断出患有“运动神经元病”,确诊不久之后他失去了往日的矫健英姿,瘫痪在床,完全不能行动和自理,仅靠一套电脑模拟发声装置“说话”。
2002年11月,42岁的热那亚队前队长西诺里尼因患MND去世。当时,都灵地方检察官拉斐尔•瓜瑞涅洛觉得事有蹊跷。经过详细调查后,他发现自1973年以来,意大利足球职业球员中竟有41人患上MND,其中的20多人已经离世,比如科莫队前中场球员阿德里亚诺•隆巴迪。瓜瑞涅洛认为,服用兴奋剂、超负荷训练,可能是导致足球队员患MND的原因。此外,“患病者中踢中锋位置的队员比例较高,这可能是因为他们经常用头部争抢球。而且,绿茵场经常使用杀虫剂,球员在比赛和训练中大量吸入杀虫剂,也有可能易患MND。”
西甲
运动神经元病全球最有名的患者,是今年3月14日去世的英国科学巨匠霍金。霍金早在21岁时就被诊断罹患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当时医生跟霍金说的话别无二样“最多只能再活两年”。后来的事情多家都知道了,霍金对于人类科学的贡献跟他的身体毫无关系,他最终成长为永载人类历史的当代科学巨匠。霍金被确诊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之后又活了55年,这被公认为世界级别的医学奇迹。但霍金这样的生命奇迹可以说是根本不可复制,他对人类科学的贡献决定了他受到世界顶级的医疗团队专心照料,用的医疗设备、药品也是世界最先进的。即便这样,霍金先生仍旧无法避免在轮椅上度过自己辉煌的一生。
在中国听说过“运动神经元病”这个词的人很少,但换一个词可能有所听闻的人就多得多了——渐冻症。2014年,风靡全球的公益爱心传递活动“冰桶挑战”让大众第一次普遍认识到“渐冻症”这个名词。“冰桶挑战”最早开始于2014年7月15日,当时,美国高尔夫球手克里斯-肯尼迪做了这个游戏,并挑战他的表亲珍妮特,而珍妮特的丈夫是一位已患ALS病11年的患者。珍妮特将接受挑战的视频传至社交网站后,该项活动随即传播开来。
西甲
“冰桶挑战”的病毒式扩散是以社交媒体的发达为前提的,参与者需拍摄“冰水从头上浇下”的挑战视频上传到社交网络,并在社交媒体艾特三人接受挑战,不敢接受挑战者需要捐出100美元善款,善款最终就被用来帮助治疗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LS)。在美国比尔-盖茨、蒂姆-库克、马克-扎克伯格、贾斯丁-比伯、勒布朗-詹姆斯等社会名流都积极参与了这项挑战;这项富有爱心的公益活动传入中国也获得了积极反响,雷军、李彦宏、周鸿祎等人都参加了挑战。
诸多国内外名流积极响应“冰桶挑战”,不仅创造了众筹专项医疗善款的奇迹,而且让“渐冻症”这种罕见的疾病在世界范围内有了相当的医学常识宣传效果。为了帮助世界范围内的“渐冻症”患者,早在1992年11月“渐冻人”协会国际联盟就宣告成立,目前全世界已有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0多个“渐冻人”协会加盟,我国目前也有ALS协会。为了号召公众提高对“渐冻症”的医学认识以及社会对“渐冻症”病人的关爱,“渐冻人”协会国际联盟选定在每年的6月21日为“世界渐冻人日”。
“渐冻症”患者一开始会感觉身体像是被冰冻住,今天是腿,明天是手臂,最后蔓延到手指……在这个网络时代,让我们用爱为它们解冻!

更多

请戳